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就中国对外政策、中加关系等同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贝克视频对话
来源:    2020-12-18
[字体: ]      打印本页

  2020年12月15日,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同加拿大亚太基金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贝克举行视频对话会,就中国对外政策、中加关系等议题进行交流。对话主要内容如下:

  贝克:加拿大密切关注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关系。在加方看来,由于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批评中国的内外政策以及中国人参与澳内外事务,因此中国用经贸手段对莫里森政府表达不满。这让我们想到,在孟晚舟被拘捕后,中国除了拘捕两名加公民外,也通过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对加方表达不满。运用经济手段是否会成为中国外交政策包括处理同加、澳等国关系的一部分?

  丛大使:中国致力于互利共赢合作,重视同各国发展经贸关系。当前,中国正进入新发展阶段,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新发展格局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中国将实行更高水平更大范围的开放。

  所谓中国运用经贸手段惩罚他国根本不存在。至于你提到的澳大利亚有关产品对华出口问题,中方主管部门依法依规对外国输华产品采取相关措施,这符合中国法律法规和国际惯例,保障了国内相关行业的合法权益和消费者安全,也符合中澳自贸协定有关规定。据我了解,截至目前,澳大利亚针对中国产品发起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多达106起,而中国对澳大利亚产品发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只有4起。

  中加贸易的情况也是一样。去年中国暂停进口加肉类产品一段时间。原因在于,去年6月中方发现加输华肉产品卫生证书签发系统存在明显漏洞,加方对此也予以确认。中方因此暂停进口。后来,加方提出了整改行动计划,中方评估之后认为,加方整改行动基本符合保证安全的要求,同意恢复加对华肉类出口。今年前10个月,加对华猪肉出口呈现强劲增长,较去年同期增长227%,中国已成为加猪肉第一大出口市场。加油菜籽对华出口也面临类似情况。中方在进口的加油菜籽中多次截获多种检疫性有害生物。为维护中国消费者安全利益,保护中国农业生产,中方决定暂停进口加企业油菜籽,这涉及到两家加企业。目前,双方在技术层面保持着沟通,希望双方早日得出结论。我想指出的是,即便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今年前10个月加对华出口总额同比增长6.6%。同一时期,加对外出口总额则下降超过14%。这些数据展示出中加经贸关系的强劲韧性。

  中国从未以经贸为手段惩罚他国,如果世界上有以经贸手段为武器惩罚他国的国家,那就是美国。众所周知,近年来美国频频挥舞经贸制裁和“长臂管辖”的大棒,对其他国家实施单边制裁,中国、加拿大等国均是受害者。我们敦促美方停止此类行径。

  贝克:近期,加拿大亚太基金会发布了一份民调。鉴于当前加中关系现状、两国不同价值观和政治制度等因素,不难发现加民众对华态度变得更强硬,好感度也在下降。从亚太基金会民调数据看,2018年有66%的受访者视中国为机遇,但在2020年只有33%。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加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中等力量国家,加政府对华态度会受到公众意见的影响。你是否会将这样的信息报回北京,你对此有何回应?

  丛大使:我注意到亚太基金会近期发布的民调。我认为出现上述民调结果有诸多原因。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近年来一些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时极具选择性,甚至歪曲事实,散播虚假信息。一些西方政客出于自身政治利益或政治议程的考虑,也参与其中。在今年疫情期间,部分美国政客大搞对华污名化,散播“政治病毒”,以转嫁自己防控疫情不力的责任。上述报道和言行对加造成一定影响,误导了加公众舆论。

  当然,加有关民调变化更同两名加公民个案相关。几乎所有加媒体都报道称中方“任意拘捕”两名加公民,搞“胁迫外交”。这完全是无稽之谈。我愿再次重申,两名加公民因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犯罪,被中方主管部门依法逮捕和起诉。中国司法部门依法独立办案,并依法保障上述加公民的合法权利。一些媒体炒作所谓两名加公民受到不公正待遇,也是毫无根据的。例如,有报道称中方没收了加公民的老花镜,事实并非如此。在疫情期间,我们还向包括两名加公民在内的在押人员提供了更好的食物,以增强他们的免疫力。

  孟晚舟事件是当前中加关系的症结所在,两国关系因此面临严重困难。这是美国一手炮制的严重政治事件,其目的就是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和华为公司。在此过程中,加美滥用了双边引渡条约。现在,越来越多的加有识之士就解决孟晚舟事件发出理性声音,要求释放孟晚舟。希望加方对他们的理性声音进行认真反思。我们敦促加方从事情本身是非曲直和公平正义出发,尽早作出正确决断,将孟晚舟释放并让她平安回到中国。

  关于公众意见,我想补充一点。无论是亚太基金会还是其他机构的对华民调,我们应予以关注。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考虑加当前涉华政治环境因素。我履职以来同加各界人士保持着联系。疫情前,我访问了加多个城市。疫情后,我通过电话、视频方式与加各界人士广泛联系。给我的印象是,很多加方人士仍非常珍视中加关系,视中国为机遇而非挑战。但受当前加政治环境所限,他们不愿意公开表达对中加关系的支持。

  中加建交50年以来,中方一贯高度重视发展对加关系。两国关系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经验是,一个健康稳定发展的中加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双方在维护多边主义、促进双边经贸合作等领域拥有广泛共同利益和广阔合作空间。我再次敦促加政府尽早作出正确决断,解决当前中加之间的突出问题,为两国关系重回正轨创造条件。

  贝克:感谢大使先生所谈。我认为很多加拿大人同我一样非常关心两名加公民个案。孟晚舟女士目前已经获得保释,而两名加公民仍被拘押在监狱中,境况完全不同,这是很多加拿大人最关心的事。日前,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中国人民大学的讲话中谈及“战狼外交”,拒绝这一标签并表示中国将更强力地捍卫本国利益,以应对来自国际上的批评。而有中国学者反对“战狼外交”,认为过多“咄咄逼人”会导致中国孤立。从大使先生的经验看,什么是中国达成外交目标的最佳手段?

  丛大使:我想先就你提及的两名加公民个案事补充一点。两名加公民案件同孟晚舟事件有着本质的不同。孟晚舟女士是无辜的,从未违反任何加法律,却遭到加方拘押长达两年多。中国人民对此感到非常愤怒,加方应尽快释放孟。

  所谓的“战狼外交”,实际上是“中国威胁论”的又一翻版。回溯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我认为有两个关键词:和平、和谐。中国有着五千年的文明,和平与和谐已融入中国人民的基因,这决定了我们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中国一直致力于走和平发展道路,并将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写入宪法。中国一直在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贡献。现在,中国是联合国第二大会费国以及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部队数量最多的国家。中国加入了几乎所有普遍性政府间国际组织,签署了超过500个多边条约。中国从未关闭对外开放的大门,也不曾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近年来,美国一些人发起一系列反华举动,大搞中国污名化、无端抹黑中国形象、粗暴干涉中国内部事务、破坏中国对外正常交往,这是非常危险的。中国只是在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主权与领土完整,捍卫中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中国从未对他国搞污名化,事实上是一部分美西方政客,包括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不断攻击、抹黑、诽谤中国。这些行径丧失了国与国交往最起码的礼仪。对中国搞“战狼外交”的无端指责,真实目的是要阻止中方说明事实真相,阻止中方捍卫自身国家利益。

  中国不主动惹事,但也不怕事。中国人民是有原则的,中国的外交从来只有风骨!而且,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在国际上为发展中国家仗义执言。在事关中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国际公平正义等原则问题上,中国外交必须坚决有力回击一切恶意挑衅,有力捍卫国家利益与尊严,维护国际公平与正义。

  所谓“战狼外交让中国孤立”是站不住脚的。比如,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每次会议上,支持中方立场国家的数量远远超过对中方无端攻击的国家。再比如,在国际合作领域,迄今已有138个国家和数十个国际组织与中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中国被孤立又从何谈起呢?

  贝克:几周前,我曾同大使先生谈及拜登政府对加对华政策的影响。今天,我愿意了解你的看法。目前看,拜登政府上台后很可能会寻求团结盟友一起应对中国,这种联盟如何运作、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是否令中国感到关切?

  丛大使:当前中美关系正处于一个关键的历史当口。中方的信息非常明确,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不仅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而且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希望双方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同各国和国际社会携手推进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当务之急是,双方应一道努力,排除各种干扰阻力,实现中美关系平稳过渡。同时,争取使下一阶段的中美关系重启对话、重回正轨、重建互信。

  一些人建议美国组建反华联盟,这是彻头彻尾的冷战和零和思维,不符合中美以及世界人民的利益。我们对此表示坚决反对。相信世界人民也不会答应。这种搞“新冷战”的想法是极其危险的。尤其是在当前世界形势下,国际社会应携手加强国际抗疫合作、推动世界经济复苏、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其中,应对气变议题事关重大,关系到未来人类发展前途,符合包括中、加、美在内各国的共同利益。近日,习近平主席宣布了提高中国国家自主贡献的四项新举措,包括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在应对气变领域,中、加、美及国际社会应聚焦合作。

  组建“反华联盟”根本不会成功。对加而言,美国是亲密盟友。同时,加曾在伊拉克战争、古巴问题上展示自立精神。我们希望加作为一个外交政策独立的国家,继续运用加人民独特的智慧与勇气,排除第三方干扰。相信加方可以在处理好对美关系的同时,积极开展对华合作。

  贝克:感谢大使先生的评论,我相信大多数加拿大人都会同意你刚才所言。加有自己的盟友,同时加也将以自己的方式处理全球事务。另外一个重要议题是关于香港。据亚太基金会的民调显示,约有30万加公民在香港生活。现在很多观察人士认为,中国不愿让香港保持特别行政区地位,不愿保持法治原则在香港治理中的地位。我们应如何理解中国对香港的未来规划?加拿大应如何同中国合作,以确保为香港带来最好的结果?

  丛大使: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涉。同时,保持香港的繁荣与稳定不仅符合中国的利益,也符合包括加在内各国的利益。有人说,中国不愿在香港实行法治,这与事实完全不符。去年6月香港“修例风波”以来一段时间,“港独”和本土激进分离势力活动日益猖獗,打砸抢、纵火、袭击警察和无辜市民等暴力恐怖活动不断升级,这严重破坏了香港的安全与稳定,也不符合外国投资者的利益。为此,中方依法采取必要措施,堵住香港国家安全的风险漏洞,以保障香港的长治久安,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香港国安法实施后起到了这样的作用。根据香港近期的一项调查,约70%的受访者认为实施香港国安法有助于香港稳定与安全,超过80%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的生活未受香港国安法实施的影响。香港国安法不仅造福于香港居民,对包括30万加公民在内的在港外国人也是好消息。

  至于香港未来的发展,我们的规划是非常清晰的。10月底,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强调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支持香港、澳门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高质量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其中,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一项重大国家发展战略,规划了未来5年乃至更长一段时间的发展蓝图。相信香港将依托“一国两制”的制度优势,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重大历史机遇,推动三地经济运行的规则衔接、机制对接,促进各类要素高效便捷流动。我们希望加方理性看待香港国安法的实施,支持中方维持香港社会秩序与法治原则的各项政策。

  贝克:相信大使先生很清楚,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印度等国在推动以“印太”取代“亚太”,支持建设“自由与开放的印太”。一些东盟、欧洲国家也发声支持“印太展望”,这一词汇更具包容性和多元性。中方并不经常提及“印太”这一词汇,中方对印太战略有何看法?你对加拿大如何看待这一战略有何建议?

  丛大使:“印太战略”是鼓吹早已过时的冷战思维的产物。亚太地区、东亚地区已经形成了持久的区域合作架构。中方希望继续保持以合作与协调为特征的原则和地区合作方式。“印太战略”意在搞小圈子,推行的是地缘博弈,挑动地区国家对抗,与亚太地区的现有合作架构相悖。相信地区各方对“印太战略”都有清醒的认识。

  在上个月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中国提出共建亚太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受到众多地区国家和经济体的欢迎和支持,因为这符合包括东盟在内的地区国家的共同愿望。日前,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顺利签署。RCEP成员国总人口达22亿多,GDP占全球总量的约30%。这将有力促进地区经济复苏,拉动全球经济增长。中方乐见此类合作,反对拉帮结派、搞小圈子的、不符合时代潮流的倡议和设想。

  加拿大是亚太地区重要成员,也是APEC创始成员之一。一个和平、繁荣的亚太地区符合加方利益。我注意到,今年亚太基金会民调显示,认同加是亚太地区成员的受访者所占比例,与2018年相比下降了5个百分点。希望加方基于本国利益采取外交行动,继续在亚太地区扮演建设性角色,发挥积极作用,为地区稳定与繁荣作出贡献。

  丛大使还就中加未来合作、疫后亚太地区经济复苏、中国将提供新冠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等问题回答了在线参加视频对话会观众的提问。

  丛大使表示,在新形势下,中加双方无论在人文交流、抗击疫情等双边领域,还是在维护多边主义、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治理上,拥有广阔的合作空间。中方重视中加关系。当前,中加关系遭遇困难的根源是,加方应美方要求无理拘押未违反任何加法律的无辜中国公民孟晚舟。加拿大政府应立即采取措施纠正错误,让孟晚舟女士尽早平安回国,搬掉阻碍中加关系发展的这块绊脚石,推动两国关系重回正轨。

  丛大使强调,亚太地区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中方愿同加方等地区国家一道,共同促进亚太地区互联互通建设和经济一体化进程。中方正在以实际行动履行将新冠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承诺,愿同各国一道积极推进疫苗研发合作,为实现疫苗在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作出积极贡献。

  *********************************************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系加重要智库。来自加政府、学界、媒体等各界120多位观众在线实时观看了上述对话会。

推荐给朋友 确定